首页 >> 资讯 >> 今日热点  >>正文
2018围绕农药行业发生的事件梳理
【字体: 】【2019年01月01日】【责任编辑:清风】【阅读:899 次】

  扶手前行,告别2018,我们即将迎来崭新的2019。
  
  对于农药行业来说,“严监管”“融合”“自我革新”成了2018年的关键词。这一年,“环保”“整改”时刻围绕农药生产企业,污染处罚一竿子插到底;这一年,退市的百草枯水剂再次被推向舆论顶峰,触及民众脆弱的神经;这一年,农药经营终于“持证上岗”,行业掀起再培训浪潮……
  
  2018围绕农药行业发生的事件梳理
  
  与去年看不清局势的彷徨、犹豫不同,今年的农药人从被动应对逐渐转向主动求变,虽然也曾经历过阵痛,甚至一度踌躇,但投石问路终究迎来积极反馈。网售农药提供便利、正本清源;“未来农场”走进大众视野,农产品质量受重视;自主创智的除草剂产品震撼市场,无人值守的“黑灯工厂”进一步推动农药智造……
  
  南方农村报农药事业部伴随行业人士一起经历着这一切,并将浓墨重彩的2018梳理成十大事件,与您分享,一起回顾发生在我们身边的“难忘”与“精彩”。
  
  事件之一 辉丰环保案
  
  入选理由:农药行业环境污染第一要案
  
  事件回顾:2018年4月20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生态环境部通报,江苏辉丰农化股份有限公司严重环境污染及当地中央环保督查整改不力。因污染环境被当地公安机关查处后,辉丰公司11名涉案人员被依法采取逮捕、刑事拘留、监视居住等强制措施;罚款逾千万,年产3000吨咪鲜胺项目被叫停。辉丰股份8月14日起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变更为“ST辉丰”。据悉,ST辉丰前三季度亏损2.44亿元,同比下降174.23%。此事件发生后,国内市场咪鲜胺原药缺口急剧增大。
  
  记者观察:问责涉事企业和当地监管部门,说明中央抓“环保”动真碰硬的决心。辉丰公司环境污染案被重罚,为业内其他企业敲响了警钟。行业的繁荣稳定发展一定是建立在环境友好的可持续发展上,尤其对于农化这样的行业,违法的代价“太惨痛”。在当下,行业不规范的现象还存在,随着监管和惩罚力度的不断加码,未来等待铤而走险企业的,只有法律的严惩,而行业也呼吁企业间能齐心聚力,自我约束,相互监督。
  
  事件之二 第一张农药经营许可证颁发
  
  入选理由:农药经营终于“持证上岗”
  
  事件回顾:2018年1月17日,广东省第一批农药经营许可证核发。在广东省肇庆市广宁县,新楼供销生产资料批零服务部店主李瑞霞拿到广东第一张农药经营许可证??编号0001。截至目前,广东全省核发农药经营许可证11734张,其中限制使用农药经营许可证1056张。
  
  记者观察:经营了大半辈子的老农资人未曾想到,年过花甲还要“回炉重造”再读书!五十六个学时以上培训再教育,让“卖农药”从拉拉货、卖卖药的“轻松活”变为辅佐农民正确用药的“技术活”,仓储面积、出入台账的硬性规定更是提高了入行的门槛……零售端的洗牌让不合规者加速出局,政策收紧让终端环境更纯净。
  
  事件之三 杀鱼弟喝百草枯引社会关注
  
  入选理由:百草枯退市不退热,农户实际除草需求远未被满足
  
  事件回顾:2018年7月31日,17岁的网红“杀鱼弟”孟凡森因喝百草枯自杀引国内众多媒体关注。此事件发生后,百草枯又一次被推到舆论的风头浪尖上。早在2016年5月,百草枯就不再被受理、批准、续展登记申请。2018年9月25日后,百草枯停止生产,百草枯胶剂虽可经营、但使用期仅到2020年8月25日。
  
  记者观察:百草枯物美价廉业内公认,但因误服事件频繁出现,中毒者生命无法挽回,最终被禁。屡禁不止背后是市场对同类除草剂的需求难以被满足,行业呼吁新的除草产品问世。同时,百草枯在市场上仍有库存,未来还有可能有类似事件发生,但随着监管的收紧,最终它将彻底消失在我们的视野里。
  
  事件之四 农药违规经营屡遭重罚
  
  入选理由:违法所得几十元?罚款5000起!
  
  事件回顾:2018年2月,湖南新晃县一农资店销售含有百草枯成分的“敌草快”,没收违法所得人民币388元并罚款人民币5000元;去年4月,江西南丰农民网购两万余元假农药,导致蜜桔损失40多万元。销售假农药的的王某胡于2018年7月27日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4年,罚金30000元。
  
  记者观察:2018年12月13日,农业农村部种植管理司发布《农业农村部办公厅关于加强农药监督管理的通知》,《通知》强调,在当前全面推进改革的关键时期,各地要全面履行《农药管理条例》(下称《条例》)赋予的各项职责,切实加强农药监督管理工作,这意味着,监管“常态化”将彻底改变过去农药经营混乱的局面,通过梳理新《条例》出台后典型案件及处罚结果,我们惊喜的发现,对违规行为重罚、不姑息、不包庇,已对不法分子起到警示和震慑作用,但钻空子者、抱侥幸者仍有之,随着监管、执法的趋严,等待他们的只有严惩。
  
  事件之五 扬农化工股权授让,威远被收购
  
  入选理由:国外整合后国内也掀起并购浪潮
  
  事件回顾:2018年6月,中国化工集团与中化集团合并交易终于坐实,中化集团董事长宁高宁兼任中国化工党委书记、董事长。8月,扬农化工拟受让中化作物股权。10月,利民股份收购威远生化农药公司100%的股权、动物药业100%的股权、内蒙古新威远100%的股权。在监管收紧,洗牌加剧的行业大背景之下,农药上市企业已率先加剧整合,业务剥离频繁。
  
  记者观察:今年,杜邦陶氏合并后以全新的科迪华重新亮相,拜耳收购孟山都完成交割,巴斯夫接受拜耳剥离除草剂业务......随着国际市场合并重组风云愈演愈烈,国内上市公司“报团取暖”的动作也越发频繁,未来注定是强者越强的时代,而不规范、没特色、无创新的中小企业将被加快淘汰出局。
  
  事件之六 拜耳极飞阿里巴巴启动未来农场
  
  入选理由:三方联手能否解决种植标准化难题?
  
  事件回顾:2018年6月21日,拜耳、极飞科技和阿里巴巴农村淘宝共同在北京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正式启动“未来农场计划”新概念农业示范基地项目。发布会上公布了未来农场全球首批9大示范基地。并计划在3年内通过一系列新开发的作物管理方案,建立标准的操作规范,实现全球范围推广,为全球消费者生产具有可塑性和透明度的可信赖的食品,确保生产过程低消耗、作物高产且对环境生态友好,实现全人类的可持续发展。
  
  记者观察:“种不好”和“吃不到”是2018最常听到的抱怨声,一方是农民,另一方是消费者。农作物跟风种植热度不减,价高、扩种、价低、改种的投机型农业打击着一些地方的支柱产业,重量不重质的行为也造成了上述矛盾。品控难保的背后是标准化的待建立,农业、科技、平台企业的联手似乎雄心勃勃,质优价高的农产品也将从这些“未来农场”中率先走出来。
  
  事件之七 拜耳在淘宝开官方旗舰店
  
  入选理由:跨国药企主动拥抱互联网
  
  事件回顾:2018年8月1日,拜耳作物科学进驻淘宝,网店开张。9月21日,拜耳作物科学与淘宝现代农业在杭州正式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全面启动合作。拜耳除了独家授权浙江兴农农资有限公司在淘宝开立“拜耳作物科学官方企业店”外,还入驻了淘宝“农业正品联盟”,授权了7家农资淘宝店为拜耳官方合作店,并公布了7家授权店名单和网址。目前,淘宝现代农业服务人群超过600万,业务体量已经成为农业投入品市场的领军者。
  
  记者观察:依稀记得2017年众外企联合打假时,拜耳、先正达等还对外宣称“不建议消费者网上购买农药”。转眼不到一年,官方店、授权店的先后登录,似乎意味着巨头们开始尝试接受全新的销售网络。线上线下融合是对传统渠道和销售思维的革新与颠覆,但迈开这一步即意味,互联网之势不可挡。
  
  事件之八 银农科技黑灯工厂投产
  
  入选理由: 农药制剂生产步入智能化时代
  
  事件回顾:2018年12月20日,中国农药行业首家“黑灯工厂”在广东惠州银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正式投产。工厂建筑面积超过6800平米,建造耗时逾3年,投资超过6000万元;工厂采用MES系统,内有2条OD生产线和2条DF生产线,年产除草剂产品可达3000吨,预计销售额超4亿元。
  
  记者观察:黑灯工厂的投产,是我国农药行业发展中里程碑式的事件,代表我国农药制剂生产以更绿色、更环保、更稳定、更精准、更智能的全新形象出现在人们面前。银农科技的此番表率正如他坚持走“精品化”道路一样,引爆了行业,也引发了思考。产品可以“做减法”,生产当然可以“无人化”、“智能化”、“标准化”。
  
  事件之九 清原农冠两款创制化合物上市
  
  入选理由:一年两款自主创制的化合物上市,在我国农药企业里是第一家
  
  事件回顾:2018年8月30日,由青岛清原农冠抗性杂草防治有限公司创制的两个全新专利化合物环吡氟草酮及双唑草酮获得中华人民共和国农业农村部正式登记,产品将于2018年秋季上市。这两个化合物经过5年研发,拥有20年的专利保护期,并在全球50多个国家获得专利。这是全球首次将HPPD抑制剂化合物引入到小麦田抗性禾本科杂草的防治上,将为麦田抗性禾本科草提供全新作用机理的解决方案。
  
  记者观察:2015年底获命名,2016年中旬登记化合物专利,2018年8月制剂产品登记上市……由国内企业自主创制研发的除草产品,无疑给抗性渐涨的除草剂市场打了一针强心剂,也让国际市场看到中国药企的创造力和生产力。
  
  事件之十 植物精油d-柠檬烯获得农药登记
  
  入选理由:植物精油成分d-柠檬烯登记后被界定为农药
  
  事件回顾:2018年7月1日,奥罗阿格瑞国际有限公司在国内临时登记了92%d-柠檬烯原药和5%d-柠檬烯水剂用于番茄烟粉虱的防除,此为国内首次将d-柠檬烯登记用于农作物虫害防控。至此,d-柠檬烯被界定为农药,生产销售必须取得相应资格,不能再作为助剂推广。
  
  记者观察:目前市场上植物精油产品高达200多种,其中作为农用助剂用有几十种。全国销售植物精油农药企业超过300家,销售额均为100万元左右。虽是一款很老的产品,但作为农用助剂推广还是近两年才兴起。与有机硅等其它助剂相比,植物精油除了能够增强农药的扩展性、渗透性外,本身还具有杀虫抗菌的效果,具备开发成增效剂的潜力。精油本身究竟属于农药还是助剂呢,行业内的争议与讨论一直不断,但可以预见的是,未来几年5-7亿元的市场将使这一产品大红大紫。

( 来源:农财网农化宝典 )

网友评论
 
 

主办:安徽省人民政府    支持单位:安徽省农业委员会    承办:安徽省气象局
技术支持:安徽智农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安徽省农村综合经济信息中心 皖ICP备05001370号 不良信息举报
总机电话:0551-62290194/455/457 客服电话:0551-62290365 传 真:62290199
E-mail:ahnw@ahnw.gov.cn

皖公网安备 34010402000002号

正规棋牌下载送10现金